这期的「蓝驰对话」栏目,我们邀请到了专注于边缘计算领域的分布式云计算公司PPIO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姚欣,姚欣曾是PPTV创始人、蓝驰创投投资合伙人,与姚欣一起对话的是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陈维广。两位重磅嘉宾将一起聊聊彼此长久的合作、边缘云市场的新机遇以及他们对行业未来的看法。

姚欣与蓝驰创投共有3次合作经历。16年前,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陈维广(Jui)在华中科技大学认识了姚欣(Bill)。当时Bill正在创业做PPTV。PPTV是当时最受学生欢迎的视频流媒体软件之一,得到软银、蓝驰创投在内的全球知名基金的投资。离开PPTV后,Bill作为投资合伙人加入蓝驰创投,发展人工智能领域业务。之后,Bill又创办了第二家公司:PPIO。

PPIO简介:PPIO致力于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云服务平台。PPIO基于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结合大数据、云原生、分布式计算技术,汇聚网络边端侧的专业服务器资源,构建出首个覆盖全国所有省市区县的分布式云服务,为下一代低时延、高带宽、可靠安全的边缘计算场景服务。目前已成为国内外多家一线音视频互联网巨头、云计算公司、独角兽创业企业的分布式云服务的主要提供商。蓝驰创投是PPIO的Pre A轮投资方。

来源:PPIO边缘云官网
来源:PPIO边缘云官网

1

靠近数据生成的位置


姚欣:大家好,我记得在蓝驰创投做投资合伙人时,Jui和Terry(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总是跟我说,我们不仅应该关注正在发生的事情,更应该看到未来会发生的事情,知道长期趋势以及趋势背后的主要驱动因素。

很高兴今天能跟大家介绍我的新项目PPIO。之前我开发过PPTV,我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我一直对计算架构的演变很感兴趣。

我发现从现代计算机诞生以来,计算架构每20年就会变化一次。比如在1990年代,个人电脑兴起以后逐渐取代了传统的大型机。基于同样的逻辑,我认为在10或20年后,分布式计算架构将成为新的主流,甚至会取代今天中心化的云计算。

为什么未来计算架构会走向边缘计算?我认为主要原因是未来10或20年数据生成的位置将发生很大变化。

随着IOT物联网的兴起以及智能手机算力的提升,我们可以看到大量数据不是在服务器端生成,而是在边缘侧和端点侧生成。从《Data Age 2025》的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出,未来5年,将有近73%的数据在边缘侧和端点侧生成。

这意味着如果你想获得更好的应用性能、更快的响应,你的计算服务要靠近数据生成的位置。

数据在云端产生的时候,云计算就应运而生。未来,越来越多的数据将会在边缘侧和端点侧产生,所以边缘计算将会是未来的趋势。

同时,由于数据存储量巨大,你必须降低成本;由于隐私问题、数据保护法规或生态系统的限制,你必须基于边缘计算技术来进行本地化计算……为了理解这一趋势,我进行大量研究得到这张图。

图中x轴是对计算延迟的需求,这些业务对延迟非常敏感。y轴是对计算能力的需求,这些业务对计算的需求非常大。

绿色部分的场景拥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并且容易采用边缘计算。在这些场景中,预计可能有20%至30%的计算能力将从中心云转移到边缘云端。蓝色部分则代表新的应用,新的场景。对于这些新场景,大部分算力都将发生在边缘侧。根据Gartner报告,5年后这个领域的全球潜在市场总量将达到157亿美元左右。

2

从秒级到毫秒级


我们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边缘计算在这些场景中发挥了不同的作用。边缘计算最重要的特征是低延迟。今天大多数互联网应用的延迟通常为秒级。以流媒体视频为例,用PPTV打开一个视频,打开速度一般在一秒以内,这对大部分用户来说已经足够。

对于云游戏、视频会议、车联网等新一代应用来说,端到端的延迟至少需要控制在50毫秒左右,甚至需要控制在10毫秒左右。

以云游戏为例,如果你想在云端玩游戏,每一帧画面都需要在远程云端进行渲染,然后传输到你的手机上,必须将所有端到端的传输延迟控制在30到50毫秒内。如果是自动驾驶,为了能在高速公路上及时刹车,延迟需要控制在2到5毫秒左右。

这些新的应用意味着时延要从传统的秒级变成毫秒级,这是1000倍的变化。我认为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虽然这个市场未来前景非常广阔,但我们认为在减少时延方面也有很多困难。这张图显示时延由三部分构成,服务器端的计算时延、整个互联网的网络传输时延以及4G或5G手机连接的空口时延

我们发现,这3个延迟中,占比最大的延迟是图表中间的互联网传输时延。

因为从服务器端到手机的每个数据都要通过整个互联网传输,其中要通过ISP运营商的3层网络,包括:城市之间互连的骨干网,这个网络类似于城市之间的「高速公路」,并且还必须通过城市中的城域网网络以及园区或小区的接入网络,才能够最终传输到你的终端设备上。

这三层传输将包含很多路由器,每个路由器都会导致一些延迟。对于现有互联网的典型应用,每次数据请求在整个端到端传输中的延迟,通常约在150毫秒到200毫秒之间。

那么怎么才能降低延迟呢?我们知道传输延迟大约等于传输距离除以光速。因为光速无法改变,所以我们只能减少传输距离

如果要实现超低延迟,我们就不能访问1000公里以外的云计算数据中心。相反,如果想将延迟减少到几毫秒,就只能访问10到20公里范围内的市区内的云计算服务器。

由于小城市的供电以及物理空间的限制,很多时候在小城市中心建一个超大规模的数据中心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依靠微型数据中心,充分利用大量现有的计算资源。

这些数据中心可能是被第三方、中小企业或当地的小型服务提供商拥有的,就类似于特斯拉的共享充电网络,很多是由酒店、购物中心或者园区提供的一样。

这也导致了边缘云的基础设施、技术架构、硬件配置、网络环境与今天的中心云有很大不同。我们要在非标准化的硬件配置和网络环境下,仍然提供安全、可靠、有保障的云计算服务。

3

为下一代应用创造条件

中国大部分中心云部署在一线大城市。北京、上海、广东、深圳等大城市的数据中心上架率非常高,接近60%到80%,但二三线城市大量的数据中心机架没有得到充分利用。你可以看到全国数据中心的平均上架率只有53%,大部分二三线城市的上架率更低,只有25%左右。

之前我开发了PPTV,我们使用点对点流媒体技术让大量的个人电脑相互连接,基于每台电脑闲置的存储和带宽资源组建了一个分布式网络,从而向用户提供稳定可靠的视频服务。因此,在这次PPIO的创业中,我在考虑是否可以将这些分散、闲置的数据中心机架资源整合起来,充分激活这些计算资源,建立人人可及的边缘云服务?这就是我们在3年前启动PPIO项目的原因。

PPIO专注于边缘计算的解决方案。我们集中并连接大量未被充分利用的小型数据中心和闲置服务器,为附近5到10公里的用户提供服务,从而获得更低的延迟、更广的连接带宽,为下一代应用创造基础设施。

通过尝试,我们与各类电信运营商的地市区县等分支机构合作,打通它们闲置的微型数据中心。由于疫情,网络需求增长非常快,我们合作网络的覆盖速度也加快。现在有数百个地区级合作伙伴和机构为我们提供数千个微型数据中心,并且有近万台服务器提供边缘云服务。

过去2年,我们团队基于云原生架构开发了Kube@Edge这个分布式容器编排系统,可以将大规模容器分布式地运行在异构非标的边缘侧。

基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系统,我们在硬件或网络出现故障之前,主动地将任务迁移到其他稳定的服务器上,并且迁移调度的速度可以达到秒级,从而保证了整个边缘云服务的可靠和稳定。

4

都需要低延迟


陈维广:谢谢Bill。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新领域,不同类型客户的收费模式是什么样的?

姚欣:我们为了方便客户迁移,PPIO边缘云收费模式和中心云基本保持一致,也是按需计费,弹性伸缩。我们将根据客户使用的计算、存储或网络资源量来向甲方客户收费,但我们的价格要比中心云低得多。因为,二三线城市的数据中心的费用低于一线城市,我们提供的边缘云服务可以帮助很多互联网网站将传输和计算的成本降低30%到50%,同时还能获得低时延。

陈维广:我认为有必要补充一下PPIO的发展历史。当Bill担任蓝驰创投的投资合伙人时,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研究未来的应用软件。我们很清楚在短期内,视频会很火,无论是短视频还是长视频都非常火爆。但从长远来看,云游戏、AR/VR 、自动驾驶、元宇宙会是发展的趋势,这些场景都需要低延迟

目前基于中心云的基础设施并不能完全支持低延迟。大家一直将大笔资金投入到云游戏、AR、VR、自动驾驶领域。但是,只有支持低延迟的基础设施成熟时,这些出色的应用才能真正可行并且被消费者认可。这就是Bill的最初想法,他把以前在Point 2 Point计算方面的经验应用到边缘计算上并迅速扩展到数百个城市。这就是PPIO出现的原因。

所以,Bill,是什么推动了PPIO过去两年的快速增长?

姚欣:我认为主要的驱动因素是来自客户的强烈需求。在中国,视频网站在数据传输上每年大约花费40亿美元。随着高清视频的普及,流媒体比特率变得更高,视频网站的成本越来越高。

基于传统的CDN内容分发网络技术等的视频网站,一般都在使用一线城市数据中心来实现全国范围的视频传输。视频公司大部分用户主要来自二三线城市。用一线城市的数据中心,为二三线城市的用户提供视频服务,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客户希望使用二三线城市的本地数据中心或微型数据中心将视频传输给本地用户,降低成本。这也是我们获得越来越多视频网站订单的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中国5G基础设施的强大推动力带来了大量新场景的诞生。各类下一代应用,例如云游戏、VR乃至到投资圈热议的自动驾驶、元宇宙等,都需要越来越高的带宽,以及更低的延迟来实现实时交互和互动,也需要边缘云服务来减少计算和传输延迟。

陈维广:中国或其他地方是否有从事类似业务的公司?比如在国外,是否有具备相当规模的公司,你也可以比较一下中国和国外在这个领域的差异。

姚欣:这张图显示了互联网交换中心的情况。你可以看到在北美有很多互联网交换中心,大约有200多个。但在中国你只能看到 8个互联网交换中心。

互联网交换中心IXP对网络架构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实现不同ISP之间建立的对等连接。但是在中国,由于模式限制,彼此之间不愿意开放连接。这意味着如果你想获得连接,必须在每个ISP放一个数据中心,这与美国的网络架构完全不同。

在美国,我们可以发现存在类似的边缘云计算公司,例如Cloudflare、Fastly,他们在北美只有大约72个数据中心,但是其他的可以使用IXP来连接,从而打通和很多其他中小ISP服务提供商的连接。但在中国这行不通,在中国必须建造更多的数据中心和微型数据中心,最终需要在每个城市、每个ISP都放置数据中心才可能。

国内CDN公司和大型运营商都有合作,自建了省级大型数据中心,但我认为他们能力暂且覆盖不到二三线城市。一方面,二三线城市由于空间和电力供应的限制,无法建造如此大的数据中心。另一方面,他们的技术主要是传统的CDN技术,不适合微型数据中心,无法实现碎片化资源的整合,以及高效的实时调度。

5

成功只是时间问题


陈维广:你之前的创业项目PPTV取得了成功。对比PPTV,你觉得PPIO这次的新挑战是什么?与你之前的创业有何不同?

姚欣:第一次创业做PPTV时我还是个大学生。现在我们有很多资源,有知识,有开公司的经验,也面临着很多挑战,包括技术、社会等方面。

世界变化很快。比如我们要适应地区情况,因为边缘计算是本地化计算。我们不仅在中国提供服务,也伴随着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进军了东南亚市场

每个边缘云的基础设施都是基于本地网络和本地数据中心,必须遵守本地的准则。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挑战,我们必须组建一个多元化的团队来支持我们获得更稳定、可靠的资源,同时适应全球各地不同的政策法规和当地商业业态。

陈维广:PPIO研发团队有多大规模,在未来几年建立基础设施需要多少资本支出?

姚欣:现在我们的目标主要是在为我们的关键客户,例如其他云计算公司或超大型视频网站提供边缘云IaaS服务。我们现在团队规模近百人,虽然并不是很大,但是这两三年我们会专注于边缘IaaS以及边缘云原生系统方面,不做其他事情。

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共享模式,就像滴滴或Airbnb一样。数据中心不归我们所有,而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拥有,我们只是使用他们的闲置资源。

现在我们的资本支出较少。也许未来我们会在资本支出上投入更多,但不会像传统的云计算公司、公有云计算公司资本支出那样大。因为我们只承担PC服务器CAPEX投资,不承担数据中心、带宽、电力CAPEX投资。

陈维广:事实上,当我们把PPIO作为一个投资项目进行评估时,我们并不担心资本支出,因为合作伙伴承担了很多。更重要的是,我们相信在5到10年内很多应用都将需要低延迟。只要我们拥有覆盖国内大多数城市的基础设施,并且支撑低延迟应用程序,伴随VR、元宇宙等需求的不断增加,成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姚欣:我们相信,随着需求的增加,与合作伙伴的利润分享模式实际上会帮助我们扩大规模,形成低资本支出的结构,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因为这些都是微型数据中心而不是大数据中心。这也是我们想要发展这个商业模式的原因。

陈维广:我们发现大多数计算机节点的自定义结构可以分为5个部分。一部分是PC服务器硬件,另外4个是带宽成本、电力供应、维护操作以及场地租金。我们看到PC服务器硬件成本只占整个成本结构的10%到20%。

如果将来我们把投资全部投入PC服务器上,那么这意味着我们的投资只有传统云计算的10%到20%,而传统云计算是包含全部这5个部分。PPIO这种共享模式将比传统云计算的成本低得多。

最后我想提个问题。Bill,这是你的第二次创业,你对PPIO的愿景是什么,你希望PPIO在5-10年后发展成什么样?

姚欣:以前在蓝驰创投做投资时我发现,如果你想做出更大的成就,就必须比别人钻研得更深。越基础越伟大。因为基础设施层不仅可以被互联网公司使用,它还可以被全球所使用。

我开发了PPTV,它在中国是非常受欢迎的网站。但四五年前我去硅谷时,我发现每个初创公司的CEO都想把业务开展到全世界。硅谷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都认为他们的潜在市场不局限于美国,他们的目标是全世界

我认为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得非常快,我们的商业模式也发展得非常快。在未来5到10年内,中国的互联网技术将领先全球。到时候我们可以使用边缘云技术帮助世界变得更美好。我的目标不是只成为一家中国公司,而是成为一家世界性公司。

陈维广:正如我们一直相信的,如果没有支持低延迟的基础设施,有这些出色的应用软件又有什么用呢?只有当我们在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都拥有成熟的基础设施时,这些出色的应用如元宇宙等才可以更好地服务于消费者。

我认为Bill很有远见,我们也会继续支持Bill,一起实现这个愿景。

BlueRun Ventures于1998年在美国硅谷设立。蓝驰创投中国于2005年设立,是一家专注于早期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机构。
目前,蓝驰创投在中国管理多支美元及人民币双币基金,在管资金规模超过150亿元人民币,投资阶段集中于Pre-A、A轮,投资领域覆盖新消费、企业科技、硬科技和创新交互、医疗健康等,累计投资超过150家创业企业,包括理想汽车、水滴公司、青云、瓜子二手车、趣店、松果出行、赶集网、怪兽充电、云途半导体、宏景智驾、云圣智能、安芯网盾、百图生科等。
蓝驰创投曾获评清科集团「中国早期投资机构30强」第一名、投中集团「中国最佳早期创业投资机构TOP30」第一名,并曾获得Preqin全球持续高回报表现创投基金管理人Top10。
此外,蓝驰创投还连续多年获得福布斯中国、36氪、创业邦、财新传媒、第一财经周刊、界面等媒体机构评选的“年度中国最佳早期机构”、“中国顶级风险投资机构”、“年度最受创业者欢迎早期投资机构”、“年度最具影响力早期投资机构”等称号。